一把心脏的窈晷傘

欢迎扩列QQ3443949272

屯图,打什么tag,画这么丑

屯画
我女
就是不加标签,因为不好看

不要翻我黑历史了好吗🙈

【凛桃】黑猫②

#黑猫凛月x成年桃(这样开车就合法啦

#日常ooc

#小学生文笔(病句超多,bug超多

#假装桃李已经改掉脾气了

#吃我凛桃邪教安利!

#吃凛桃的让我看见你们双手(哭泣





“早~”凛月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早?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桃李坐在沙发上,吃着甜点。

“18:40,挺早的。”凛月望了一下钟。

“该说你‘夜猫子’还是‘不愧是猫妖’呢?”桃李翻了个白眼。

“嘛,都一样。”凛月伸个懒腰,“而且平时我可是不到21:00绝不起床的呢~”

“哼,那你继续去睡呀。”桃李【嘲讽.jpg】

“不要,带我出去散散步。”

桃李喝了口茶,听到这句话,茶差点从口中喷出:“什么?”

“带我出去散步。”

桃李嘲笑道:“哦?让我溜猫?不好意思,我可没有猫链子,而且我也没这兴趣。”

“呵,”凛月轻笑,走向桃李并抬手揉了揉对方的粉毛,“我又不以猫的形态出去,想哪去了?”

桃李嫌弃地拍开头上那只乱揉的手(猫爪子),理了理被揉乱的粉毛,开口:“谁让你揉我头了?庶民?不是天祥院哥哥谁都不许揉我头。”

“可是你脸红了?”凛.知道真相一定要说.月

“意外!”桃李猛地站起来,脸更红了,“这是个意外!!”

“好好好,意外意外。”

“正好我也想去玩,你把耳朵和尾巴藏好,我们就走。”桃李报复性地扯了一下凛月的尾巴。

“喵!!!!!”

“噗—好了,我们走吧。”桃李【忍笑.jpg】

游乐园

“好久不来这了。”桃李望着灯火阑珊的游乐园,轻叹一声,“上次来这还是8年前的事了。”

凛月望着桃李,不知为何,他反而有点心疼这出生、成长在名门贵族的小少爷。现在的他露出的表情,是凛月从刚开始认识他以来没见过的,骄傲、自大的神情都统统从桃李脸上消失,只留下了遗憾,寂寞。

“那今天就尽情玩吧。”

“当然!”桃李拉起凛月的手,直向过山车奔去。

刚坐上过山车,凛月便问了一句:“你真的敢坐?别等下哭爹喊娘的。”

“哼哼......没事,反正你坐在我旁边,怕了就掐你一下。”

“喂......”凛月【我现在换位置还来得及吗?!.jpg】

......

“终于,终于可以下来了......呕——”桃李刚从过山车上下来,便受不住了,“这些庶民的东西果然不适合我......呕——”

凛月看着自己一块青,一块紫的右手臂表示,当初是谁说没事的......

“真消耗体力啊......早知就不说要出来了......”凛月表示自己想睡觉。

“呼......走,去玩那个!”桃李指着海盗船。

“刚刚你还是魂飞魄散的样子啊......”凛月不禁吐槽起来。

“走走走,今天要把庶民玩的都玩一遍!”说着,桃李拉起凛月的手,开始在游乐园里穿梭。

海盗船,玩!桃李下来,“呕——”凛月:我想睡觉

大摆锤,玩!桃李下来,“呕——”凛月:我想睡觉

跳楼机,玩!桃李下来,“呕——”凛月:......他真的不是受虐狂?

......

“......你真的要玩?”凛月看着桃李说。

“当然!上次和天祥院哥哥来可没玩什么!”

“可前面你......”

“没事!能吓到庶民的东西吓不到我的!”

工作人员:“下一组。”

“到我们了......”凛月拉着桃李进去了。

你问我他们玩啥?鬼屋啊!(玛丽苏(划掉)必经之路

十分多钟过去了......

“可以放开我没?出来了”凛月表示,今天右手臂好辛苦。。

“哦,哦,好的。”桃李松开了凛月的手,突然意识到什么,脸红了起来,“咳,不,不过如此嘛!”

“恩......”姬宫君,你的脚还在发抖啊......

凛月指了指远处的摩天轮,抖了抖不小心露出的猫耳:“要不要去坐一下那个?喵?”

“恩,走吧。”

摩天轮上

“好久没玩得如此开心了......”桃李向外面望去,小声说,“至少18岁前没有......”

“喵......”凛月变回小黑猫,安静地趴在桃李腿上,轻摇着尾巴。

“好像我还没和你提起我的名字......我叫姬宫桃李。”桃李抚摸着凛月的背。

“喵......”

“原来晚上的城市这么漂亮呀......庶民真幸福呐。”桃李笑了,不是嘲笑,不是讥笑,更不是那种礼貌性的微笑,而是从他记事起就已经丢失的,纯真的,来自内心的笑。

“谢谢你,凛月......”

“这是你第一次谢人吧?”凛月开口。

“......”

“睡着了吗?”凛月化成人形,在桃李旁边坐下,让桃李靠着自己的肩睡。

“哇,你还真重。”凛月小心翼翼的背着小少爷,走在回去的路上,“好好睡一觉吧桃李,晚安~”

“明天将会是崭新的一天。”黑影望着渐渐远去的凛月,笑着说,“栗子~”

tbc

老套游乐园环节,努力安利,从未成功(痛哭)

吃凛桃的朋友,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呜呼!!(打死

咳咳,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麻烦给个评论,让我有些希望

【凛桃】黑猫①

#黑猫凛月x成年桃(这样开车就合法啦

#日常ooc

#小学生文笔

#假装桃李已经改掉脾气了

#吃我凛桃邪教安利!

#大概,50%会坑





今天是桃李18岁生日,身为小少爷的他,生日定会有一场盛大的宴会。


“呼......终于结束了。”桃李望着满屋子的礼物叹了口气,“不过......庶民送的礼物好像太多了......”


“喵~”礼物堆里传来一声猫叫。


“弓弦,什么声音?”桃李叫着自家执事的名字。


“少爷,是一只小猫。”弓弦从礼物堆里抱出一只小黑猫。


这只黑猫懒散的卧在弓弦怀里,看起来十分舒服。


“谁送的黑猫啊......这么不吉利。”桃李嫌弃的瞥着小黑猫。


“不吉利......?”


“当然不吉利啦!弓弦!”桃李气冲冲地躺倒在床上。


“少爷......不是我在说话。”弓弦【不是我,我没有!.jpg】


“不是你是......”


桃李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十分懒散的声音打断:“是我,你所说的那只‘不吉利的’黑猫~”


“?!”桃李立刻从床上挑起。


黑猫也终于睁开了那双血色的眼睛。


“妖......?”弓弦问。


“是的呦~♪”黑猫跳出弓弦的怀抱,化成人形,“初次见面,我是猫妖——朔间凛月~♪”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可能还没醒。”桃李直直躺下。


“那么少爷晚安。”


“晚安喽~♪”


弓弦领着凛月出了桃李的房间,桃李也因劳累睡着了。


“你怎么......”弓弦问。


“与你无关。”


“......”


清晨


“他,他怎么在这?!”桃李惊讶的望着在餐桌吃东西的凛月。


“早~♪”凛月抖了抖耳朵,“吃完东西该去睡觉了~”


“你怎么还不走?!”桃李气愤的坐下。


“我为什么要走?”凛月闭上眼。


“嘛,算了,晚安~♪”凛月走向桃李,弯下腰,在桃李耳边轻轻吹气,“呀~耳朵都红了呢~”


“喂!!!”桃李将脸转过一旁。


“呼呼~以后的生活看来会很有趣嘛~”


tbc


ooc好严重哎......QAQ一千字也不到的样子......以后会写长的啦!

嘛,吃我凛桃安利!!!

欢迎催更!(醒醒吧没人吃凛桃

【瑞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日常ooc

#大概是编辑格瑞x作家金?

#别打我(合掌




1.格瑞:稿子写好没

   金:还没呢!离截稿日还远着呢!

   格瑞:还有3天

   金:不急

3天后

   金:格瑞格瑞!!!稿,稿子还没写完怎么办?????!!!!!QAQ

   格瑞:......【冷漠.jpg】


2.金:格瑞......我脑洞枯竭了QAQ陪我去游乐园吧!

   格瑞:......你只是单纯想去玩吧

   金:嘿嘿,被发现了呢

   格瑞(叹气):......走吧

   金:格瑞最好了!


3.金又通宵赶稿子了

   金:zzz......

   格瑞:又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说着将外套盖在对方身上

   格瑞:晚安


4.金:格瑞!我按时交稿了哦!

   格瑞:嗯

   金:格瑞你就不能夸夸我嘛,难得一次按时交稿唉!

   格瑞【低下头亲了亲对方的额头】:很棒

   金:(*////▽////*)







没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不算很长,抱歉啦

【es/零凛】记住

#ooc,开篇点题,ooc(mdzz
#听说)有一堆私设
#作者有病系列

大概就是这些了……那我们开始?

┄┄┄┄┄┄┄┄┄┄┄┄┄┄┄┄┄┄┄┄┄┄┄┄┄┄┄┄┄┄┄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街上的行人比以往少了很多,却多了一份冷寂。

“呼……下雨还真是麻烦呐……”在撑伞的行人中,这名少年突兀的站着,他没有伞的保护,黑色的发丝应被打湿了而沾在脸上,红色的瞳眸如同红宝石一般夺人眼球。

地面上躺着一只蝙蝠,右翼的伤口在地上染出一朵朵突兀的红花。

“嗯哼?蝙蝠?”黑发少年发现了他,“不管了……”

黑发少年向前走去。

蝙蝠无助的躺在地上,被冰冷的雨水无情的拍打着。

“算了,既然都发现你了……就带你回家吧……”

突然,这只蝙蝠感到人体传来的温暖,渐渐睡了过去。

黑发少年将蝙蝠捧起,跑回了家。

“呼……好久不运动了……”黑发少年刚进家门就坐下了。

蝙蝠被惊醒了,看看眼前的这个人。

“哦?”黑发少年也注视着这只蝙蝠,“嗯……该给你包扎一下。”

我叫朔间零,啊对,吾辈就是那只蝙蝠,不对,吾辈可是吸血鬼。不过今天居然被一个人类救了……

“好了。”黑发少年将急救箱收起来,“应该可以了。”

在黑发少年不经意间,朔间零恢复了人形。黑色的毛自然卷起,和这个少年一样有着红宝石般的瞳,只是比少年多了一份诱惑。

“谢谢汝,吾辈名为朔间零,敢问汝……”

零的话还没说完,黑发少年就愣在那里了。

“你说……你叫朔间零……?”愣了一会,黑发少年弱弱的问了这么一句。

“对的……汝认识吾辈?”零被他这突然的话吓到了。

“呵,何止是认识啊……”黑发少年小声的说。

“嗯?汝说了什么?”

“我说我叫朔间凛月。”黑发少年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嗯……?汝叫朔间凛月?嗯……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当然熟悉了,笨蛋哥哥。

“熟悉吗?我不认识你唉~”凛月望着他。

“大概是吾辈记错了吧……”零托着下巴冥思苦想。

“唔……你慢慢想吧……我困了。”凛月说完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

吾辈该走了……凛月再见。

“别走!”凛月被噩梦惊醒,泪水无意识的从眼眶滚落,打湿了被子和枕头。

“唔?汝没事吧?”零慌乱的为凛月擦着泪。

“你怎么还在这。”陈述的语气。

“吾辈……忘记了好多事,好多事……觉得吾辈应该认识汝的……”零皱起了眉头。

“……不,我不认识你。”

“现在也帮你包扎了,你该走了吧?” 房间里陷入沉默。

“叮~”这时门铃响了。

“凛月!醒着吗?”门外传来了声音。

“真~绪~”凛月打开门后,抱住了门外的那个人。

“凛月……”真绪无奈。

“嗯……这不是你哥哥吗……”看到零时,真绪一脸懵逼,“他不是失踪了吗???”

“……哥哥?”零同样是一脸懵逼。

“哎不记得了吗……凛月……?!哇什么时候又睡着啦?”

┄┄┄┄┄┄┄┄┄┄┄┄┄┄┄┄┄┄┄┄┄┄┄┄┄┄┄┄┄┄┄

“唔……”凛月醒了,他揉揉眼睛。

“凛月~”零突然抱住了凛月。

“放开我?!”凛月明显受到了惊吓。

“凛月是梦到了什么吗?”零笑了。

“没有。”凛月冷漠,“以及快点放开我。”

“不要~吾辈可爱的弟弟啊~你没有梦到什么为什么要一直念着‘哥哥、哥哥’呢~真是一点都不坦诚啊~”

“……你居然记起来了?”凛月表示吃惊。

“呼呼呼~不记得你是吾辈装出来的~不然怎么会见到你那么坦诚的一面呢~”

“吾辈一直都记得啊~你可是我最爱的凛月了~”

吾辈会一直记住你,知道时间的尽头。

END

我在写什么?????好迷哦?????
【一脸懵逼】

你能看到这里真的很谢谢哦~
顺便求评论不求小红心www(buni

【零凛】你不需要知道的爱

#ooc
#第一次肝这对cpwww求不喷
#花吐症,虐
#辣鸡文笔,我爱流水账(buni

今天是凛月的葬礼。

凛月找到了个好地方,嗯,准确来说是个睡觉的好地方,是一片雏菊花丛。这里也是凛月在学院里呆的最后一个地方

(今天离凛月的葬礼还有3个月 这天中午,凛月躺在雏菊花丛旁的一棵树下午休,雏菊飘香。熟睡的凛月被喉咙里传来的异样惊醒,痒痒的,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好卡在喉咙出不来也吞不进去。凛月很反感,正想站起来去找真绪要水时,强烈的呕吐感一拥而上,随之几片纯白的花瓣从凛月嘴里飘落到地上。

“咦?”凛月食指抵住下唇,“花……吐症?”凛月对于花吐略有耳闻。

花吐症,一种只会发生在有暗恋心思的人的身上。

凛月将花瓣捡起,毫不在意的将花瓣丢入雏菊花丛中,继续安然睡觉。

(今天离凛月的葬礼还有2个月2星期

“朔间前辈,你最近去哪了?”司担心的问道,“现在还带着口罩。”

“小~司,这个月我就不参加训练了哦~”凛月强忍住强烈的呕吐感,勉强说出了这句话。

“唉?这个月?前辈你……”司还未说完,就发现凛月已经找不到了。

“咳!”凛月摘下口罩,一朵又一朵纯白的雏菊飘落下来,花瓣上带有一丝血丝。 “啧,真麻烦。”凛月重新带好口罩,走向了那一片隐秘、无人知晓的雏菊花丛。

此时的零,一无所知。

(今天离凛月的葬礼还有2个月

“啊啊,今天星期四啊。”凛月清理好身边带着血丝的雏菊,叹气说,“不回家了。”

“栗子~”零在学院里寻找着将近1个月没有见过的凛月。

凛月带着口罩在傍晚的学院里晃悠,殊不知自家的兄长还在学院里寻找自己。

“栗子~!”零发现了背对着他的凛月。

“别过来!”凛月竭尽全力喊到。

零停下脚步。

本应该飘落地上的白色的雏菊,现在正安静躺在凛月手里。“我今晚不回家。”凛月难得用正常的语气与零说话。

零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好吧……”零知道,这种语气的凛月一定是生气了。

等到零走远,凛月眼睫再也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使泪水滴落至地上。哥哥……我没有在生你的气……

(今天离凛月的葬礼还有1个月

凛月越来越嗜睡,但应平时经常犯困的表现,并没引起大家的注意。

风吹过那一片纯白的雏菊花丛,将一朵黑色的花吹出。凛月躺在雏菊花丛中,一动不动,似一只拥有精致面孔的娃娃。 在凛月身边有许多零零散散的带有血斑的雏菊。

“咳”凛月的嘴里又飘出几朵带血的雏菊,但他毫无感知,继续沉睡,嘴里还在梦呓着那个他日思夜想、他最爱的人:“哥哥……”

然而声音没有传到应该听到的人的耳朵里。

凛月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所爱之人,他甚至已经开始打算就这么安心死去。

(今天离凛月的葬礼还有3个星期

Knights的成员莫名收到了一封退队书,没有署名。

凛月莫名不见2个多月已经开始引起大家的关注。

但是,依旧没人发现那一片雏菊花丛,不知道是谁种的,不知道这些花什么时候开始生长,甚至不知道这些花存在的意义。

零找凛月将近3个星期,依旧没发现学院最偏僻的那个地方有一片雏菊,不知道花丛里躺着他难以割舍的人。

“凛月……”零喊着,声音已经沙哑。

“喂,混蛋吸血鬼,你这么喊下去不是个办法,你还要唱歌。”晃牙挡在零前面,“更何况,你……”

零绕过晃牙,继续前进。

花丛中

“咳、咳咳!!”凛月嘴里原本纯白的雏菊现在越来越多,雏菊不再是纯白的了,红的,血红色的,和朔间兄弟的瞳色一模一样。这些消耗生命绽放的花,很美。

凛月看着这些消耗自己生命绽放的血染雏菊,笑了,他喃喃自语道:“啊……是不是快死了呢……哈,那、这样再也不用、见到兄长了呢……真好……”泪水滚落。

(今天离凛月的葬礼还有1天

凛月无力地躺着,在纯白的雏菊丛里很是显眼。

“啊哈……”凛月呼吸开始困难,“呼、我差不多、要、要死了吧……”

鲜红的眸子渐渐无光,意识渐渐流走,身体渐渐冰冷……

“凛月!”零找到了这片纯白的雏菊丛和躺在里面的人,人儿身边的血色雏菊明明如此之美,却又那么惊悚。

凛月在将永远沉眠之前,看到了兄长,嘴角勾起,微笑着小声喊了一句:“哥哥,我喜欢你……”

说完,眼帘垂下,再也睁不开了,这一双漂亮的红色眸子,再也看不见了……

纯白花丛中,有一个精致的娃娃,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零听到了,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心意,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找到凛月……

泪水滴落,人已不能归。

(今天是凛月的葬礼

葬礼后,大家都走了,只留下了零。

黑色棺材四周布满了白色的雏菊。

“啊。栗子,汝终于肯睡在吾辈的棺材里了呢……”

棺材里的人并没回应。

“呵……栗子啊……吾辈也爱汝……”

一个棺材,里面躺着一个精致的娃娃,外面有一个同样精致的娃娃靠着,他们彼此爱着对方,带着对方的爱,一起沉睡……

呵,我可不想让你知道我的爱呢……

END

好久不码文了QWQ文笔退化严重
写着写着就虐了QWQ
谢谢你能看完QWQ
嗯……我还能说什么……(话废x

【黑遍全联盟】论职业选手群里的little things⑦

#ooc
#私设多如山如伞哥未死方士谦防风
#作者脑子似乎有洞
#聊天体
┈┈┈┈┈┈┈┈┈┈┈┈┈┈┈┈┈┈┈┈┈┈┈┈┈┈┈┈

【鸾辂音尘】:分享【黄烦烦的极乐净土】

【鸾辂音尘】撤回一条消息

【鸾辂音尘】:哎呀,错屏了

【夜雨声烦】:!!!!!!!!!

【君莫笑】:吓得烦烦都不敢说话了

【夜雨声烦】:【好气哦.jpg】hh,我说你们没事鬼畜我干什么呢

【君莫笑】:!黄烦烦的话才这些?!

【王不留行】:!黄烦烦的话才这些?!

【防风】:!黄烦烦的话才这些?!

【秋木苏】:!黄烦烦的话才这些?!

【迎风布阵】:!黄烦烦的话才这些?!

【百花缭乱】:!黄烦烦的话才这些?!

【一叶之秋】:!黄烦烦的话才这些?!

……〔此处省略一大串消息〕

【夜雨声烦】:一帮复制粘贴的真是不要脸你们的脸都不想理你们了真是的【励志打算少说话的黄少天.jpg】

【君莫笑】:烦烦啊,你这样会暴露本性的

【夜雨声烦】:老叶你什么意思来来来PKPKPKPKPKPKPKPKPK我的本性啊呸我本来的话唠明明辣么萌要不是因为队长我才不会改掉呢你怪我干嘛啦

【索克萨尔】:少天^_^

【夜雨声烦】撤回一条消息

【夜雨声烦】:队长你什么都没看到!!!!!

【鸾辂音尘】:……看完黄少的鬼畜感觉神清气爽(bushi

【夜雨声烦】:!!!!!好气啊队长你看他们!!!!!!看到他们我都忍不住说话了!!!!没事看什么鬼畜!!!!!!!

【索克萨尔】:^_^小戴麻烦把av号发给我

【鸾辂音尘】:好哒ヾ(Ő∀Ő๑)ノ

【夜雨声烦】:!!!!!队长!!!!!!

【石不转】:鬼畜黄少的UP主的ID……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ID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

【君莫笑】:不得了啦黄烦烦居然说不出话了

【王不留行】:噗……ID有毒【本王没有笑.jpg】

【防风】:【UP主ID截图:我想狂【哔——】罗玉凤.jpg】

【夜雨声烦】:!!!!!什么仇什么怨啊啊啊啊啊啊up你想去就去啊做我的鬼畜干什么啊啊啊啊啊【我感受不到你的爱.jpg】【好气哦.jpg】

【秋木苏】:噗……【叶修坐在电脑前看烦烦鬼畜笑到趴.jpg】

【沐雨橙风】:【兴欣全员看烦烦鬼畜笑趴在电脑前.jpg】

【大漠孤烟】:【霸图全员看烦烦鬼畜笑趴在电脑前.jpg】

【飞刀剑】:【微草全员看烦烦鬼畜笑趴在电脑前.jpg】

【无浪】:【轮回全员看烦烦鬼畜笑趴在电脑前.jpg】

【夜雨声烦】:你们!!!!!!!

【索克萨尔】:少天,安静

【夜雨声烦】:队长就连你们都在看我的鬼畜!!!!!!【这世界无爱了.jpg】

30分钟后

【秋木苏】:……哈哈哈哈哈哈兴欣全员因烦烦鬼畜阵亡

【飞刀剑】:噗……微草全员同阵亡

【夜雨声烦】:……都阵亡了是么那你们是诈尸还是诈尸还是诈尸呢就算你们诈尸起来能不能干点有意义的事?!!!exm?!!!!一诈尸就来欺负我!!!!!!

【索克萨尔】:少天……蓝雨除我和少天都阵亡^_^

【夜雨声烦】:!!!!!队长你!!!!!!【我感受不到你的爱了.jpg】等等队长!!!!!别过来啊啊啊啊啊

【君莫笑】:啧……

tbc

哇回归!!!!【撒花.jpg】
相信我!那个UP主真的存在!!!!(不过不是做全职的……印象最深的是那个舞法天女……
嗯,好久不写了生疏了可能会不好请见谅(为什么现在才说?!

【黑遍全联盟】关于诅咒这个东西

这是一个关于诅咒的奇怪脑洞……
#无cp

王杰希的眼睛中了诅咒
一天会增长1cm
一年后
某边眼睛以长达3.65m

黄少天的舌头中了诅咒
需要不停的说话不然就会一天增长1cm
于是
黄少只好天天说话(话唠的由来x)

喻文州的爪子中了诅咒
不爆手速的话手速会越来越慢
于是
喻文州的手就残了(手残的原因x)

戴妍琦的本子中了诅咒
不写本子的话所有all肖本就会变成肖all本
于是
我们又多了一位写手

张新杰的生物钟中了诅咒
不按时睡觉的话就会失眠一星期
于是
……
……
……
……
……
……
……
……
……
……
根本没用好么!脏心杰的生物钟一直很准时

END

好久以前写的了(ノಥ益ಥ)
拿出来晾晾(ノಥ益ಥ)
还有人找我扩列么(ノಥ益ಥ)
QQ1761880914